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外媒:中国大妈重出江湖狂买黄金 伦敦也现抢金潮_新闻天下——读取天下新闻

外媒:中国大妈重出江湖狂买黄金 伦敦也现抢金潮

陕西一医院违规操作致26人染丙肝 官方启动问责|患者|丙肝

国防部新闻局局长、国防部新闻发言人杨宇军大校答记者问。 中国军网记者何友文摄

2016年3月国防部例行记者会

时间:2016年3月31日15:00—16:15

地点:国防部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

发布人:国防部新闻局局长、国防部新闻发言人杨宇军大校

杨宇军:各位记者朋友,大家下午好,欢迎出席本月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下面请各位提问。

记者:本月28日,日本防卫省在与那国岛部署了沿岸监视部队,紧接着在29日,日本新安保法正式生效。请问对日方这一系列行为作何评论?

杨宇军:你提了一个非常好的问题。确实,我们感觉到最近一段时间日方在军事领域非常活跃。我们也注意到,日方一直在大声指责中国在南海岛礁的所谓“军事化”,叫得非常欢。今天我们可以看看日本在距离中国台湾和钓鱼岛只有100多公里的与那国岛究竟干了什么。我注意到,有媒体报道说过去在这个岛上只有2名警察,只有10发子弹。但是现在,一下子就增派了150名自卫队员,据说下一步还将要部署一个快速反应步兵团。那么日方在一直指责别人的时候,他又如何解释自己的行为呢?此外,日方还一直喜欢拿“航行自由”这个词来说事。南海是非常宽阔的,中方在自己的岛礁上部署必要的防卫设施就被指责为“破坏航行自由”,那么日方在狭窄的与西水道,这样一条连接东海和西太平洋的国际水道周边加强军事部署,这样的行为又该叫做什么?

另外,关于新安保法,我们注意到,从最初讨论、制定到实施新安保法,日本国内外一直有很多质疑和反对的声音。历史上,日本军国主义给国际社会特别是亚洲国家和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近年来,日本大幅调整军事安全政策,突破和平宪法限制,其是否将重蹈历史覆辙,这值得各方高度警惕。

记者:美国国防部副部长沃克3月30日发表谈话称,美国已经警告中国,如果中国要在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美国将不会承认这一防空识别区。请问如何评论?据报道,中方东风-41导弹可能在今年服役。请问如何评价?

杨宇军:第一个问题,关于中方是否划设南海防空识别区问题,我们已经多次表明了相关立场。需要重申的是,划设防空识别区是主权国家的权利,在这个方面,不需要其他国家指手划脚。

关于第二个问题,我没有可供发布的信息。

记者:前不久举行的“联合撤侨-2016”中英首次联合撤侨室内推演中,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作战局海外行动处首次亮相。请问成立海外行动处的目的是什么?主要职能有哪些?

杨宇军:近年来,随着我国力和军力的增强,中国军队多次开展海外军事行动,积极履行国际责任和义务。在这轮改革中,在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作战局成立了海外行动处,负责全军和武警部队海外非战争军事行动的筹划、准备与实施。它的主要职能包括:统筹海外军事行动,协调组织国际维和、海外护航、国际救援、护侨撤侨以及相应的中外联演联训,建立与中央国家机关海外军事行动的协调机制,参与和组织海外军事行动领域的国际交流合作等。

需要说明的是,中国军队在参加海外军事行动中,一贯遵守《联合国宪章》和公认的国际关系准则,致力于与各国军队加强交流与合作,共同维护地区和世界的和平稳定。

记者:最近菲律宾与美国达成一项协议,允许美军以轮换驻扎的形式分别使用5座处于不同地点的军事基地,其中有1座军事基地是空军基地,靠近中国南沙群岛的巴拉望岛。请问对此作何评价?

杨宇军:上世纪90年代初,美军撤离了在菲律宾的军事基地,这其中的原因大家都知道,菲律宾朋友对于这点最清楚。现在美军又回来了,加强在菲律宾的军事存在,推动了南海地区军事化。强化军事同盟是冷战思维的体现,与当今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背道而驰。我们要求有关方摒弃过时的冷战思维,在开展双边军事合作的时候,不针对第三方,不损害第三方利益,不影响地区的和平稳定。

记者:中央军委已经宣布将停止解放军和武警部队的对外有偿服务。请问能不能对这一决定作些解释?这是否意味着军队医院将来不会再给地方人员提供医疗服务,或者军队文艺团体不会再举行一些文艺性演出?

杨宇军:根据中央军委统一部署,计划用3年左右时间,分步骤停止军队和武警部队一切有偿服务活动。军委印发的《关于军队和武警部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活动的通知》明确,对于国家赋予的医疗、科研等社会保障任务,以及国家指令性任务,纳入军民融合发展体系,创新政策制度予以规范。比如,你刚才提到的军队医院等医疗机构,在完成军队医疗保障任务的前提下,将继续为地方人员提供医疗服务,并且探索纳入国家医疗保障体系的新模式。

记者: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和台湾外事部门相继邀请驻台湾的外媒前往南沙太平岛参访,这样接连前后的动作,在大陆军方看来有没有什么样的评论?在太平岛已经开放外媒去参访的情况下,由大陆控制的南沙或者西沙群岛什么时候可以向境外媒体开放?

杨宇军:关于第一个问题,昨天我在国务院台办的同事已经作了回答,我这里就不再重复了。

关于第二个问题,你实际是指境外记者如何申请去中国南沙群岛和西沙群岛参观、采访。关于这个问题,如果从属人管理的角度看,我的建议是台湾记者可以去找国台办联系,外国记者可以找外交部联系。从属地管理的角度看,我认为西沙群岛也好,南沙群岛也好,都是属于中国海南省三沙市的管辖范围,所以各位记者你们如果有这方面的要求,建议你们去找海南省或者找三沙市的相关主管部门提出申请。

记者:外界一直都在关注军队文工团的改革。最近我们关注到原总政歌舞团正式以军委政治工作部歌舞团的身份亮相,隶属于原七大军区和军兵种的文工团也陆续进行机构改革。请问这是否意味着军队文工团改革已经接近完成?

杨宇军:刚才有位记者提的问题的后半段跟这个问题有一定关系。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是按照计划、分步骤组织实施的。去年,我们重点组织完成了领导指挥体制、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改革,同时也相应调整了部分单位建制领导关系和名称。比如,刚才提到的原总政歌舞团,现在更名为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歌舞团,原第二炮兵总医院,现在更名为火箭军总医院,等等。2016年,将重点组织实施军队规模结构和政策制度改革。目前,包括军队文工团在内的军队有关单位调整优化方案正在研究论证。

记者:有报道称,印度国防部长将于接下来几周访问中国,能否透露更多信息,包括他将来访的具体日期和行程等。近来有报道称,在有争议的巴控克什米尔地区,有中方部队人员在那个地区出入。请解释中方军事存在的原因?这些人员是工作于“中巴经济走廊”这样一个特定的项目,还是有其他原因?

杨宇军:关于第一个问题,根据中印双方达成的共识,印度国防部长帕里卡尔将于今年内访华,届时双方将就两军合作等议题交换意见。目前,两国防务部门正在就此访的相关事宜进行协商。

关于第二个问题,中方在克什米尔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的。你所提到的有关报道毫无根据。

记者:据报道,日本2016年大幅提高了国防预算,首次超过5万亿日元,约合419亿美元。另外,日本国会去年通过的新安保法案29日正式实施。请问对此有何评论?

杨宇军:关于新安保法案,刚才我已经回答过了相关问题。

关于日本最近大幅增加国防预算,我们也注意到了。日方总是对中国正常的国防费增长说三道四。事实上,日方却打着各种幌子,连续数年增加国防费预算,大力扩充军备,引起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的高度警惕。日方应切实提高军事透明度,向国际社会解释扩张军力的真实意图。

记者:有消息说,最近全军会换发新式军官证。请予以证实。

杨宇军:根据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部署要求,经中央军委批准,今年7月1日将正式换发启用2016式《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证》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职干部证》。

这次换发新式证件,主要是适应新的军队领导指挥体制要求,进一步加强对军官和文职干部队伍的精准管理。新式证件,将对每名干部赋予唯一的身份编号,并通过技术手段和信息化处理,在防伪度、通适性、数字化等方面做大幅度改进提高。为积极有序地做好这项工作,新式证件的制作、登记、发放将逐步展开推进,计划于6月底前完成。

记者:近日,韩国电视剧《太阳的后裔》在中国热播,受到了不少中国年轻人的热捧。有舆论认为,中国军队应该学习借鉴韩剧有益经验,拍出能够展现中国军队新面貌的电视剧。请问如何评论?据报道,中国证实在吉布提建设保障设施之后,正在用魅力攻势来缓解外界对这种军事扩张的担忧。请问如何看待这种担忧?能否介绍下一步吉布提军事保障设施的建设计划?

杨宇军:先声明一下,我也是军旅题材影视作品的粉丝。至于你提到的这部韩国电视剧,如果我在这里表扬它的话,可能有做广告之嫌,但是如果我对它提出一些批评的意见,我担心电视剧的发行方以及网上喜欢它的网友可能会给国防部例行记者会差评。所以,我就不再具体回应这个问题了。

关于第二个问题,我觉得这样一种担忧完全是多余的。根据联合国有关决议,从2008年以来,中方已经先后派出22批海军舰艇编队60余艘次舰艇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在执行任务期间,我们感到编队官兵休整、食品和油料补给以及舰船维护保养等方面都面临着一些实际困难,确实有必要实施就近高效的后勤保障。

中方经与吉布提方面进行协商,就中方在吉布提建设保障设施这个事情达成了一致。这一设施将主要用于中国军队执行亚丁湾和索马里海域护航、维和、人道主义救援等任务的休整补给保障。中国在吉布提建立保障设施,是为了更好地承担国际责任和义务,保护中国的合法利益。

需要强调的是,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坚定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坚定维护世界和地区的和平稳定,从不搞军备竞赛和军事扩张,这些都是不会改变的。目前,中方在吉布提保障设施的基础工程建设已经启动,中方已经派遣了部分人员开展相关工作。

记者:美国副防长说过,国际法庭可能在未来几个星期根据菲律宾提出的要求,就南海主权纠纷做出裁决,这有可能使中国像2013年在东海一样在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发言人之前一直都在说南海防空识别区的设立是一个综合因素的考量。请问国际法庭将要做出的裁决是否是中国综合考虑因素的一部分?第二个问题是关于中国国防费的,“两会”期间,2016年中国国防费预算已经对外公布了,有分析认为中国存在隐性军费,进口高技术武器、研发军事技术等费用没有纳入国防预算,中国实际军费支出大于官方公布的数字。请问作何评论?另外,国防费增长率是近六年的最低,今年国防和军队改革涉及的裁军30万正在进行。有军方人士认为平均每位人员的安置费用达到30万人民币。请问转业和退伍军人的费用是否含在国防费里面,如果是的话,近六年最低的这个增速能否保障他们的合法权益?

杨宇军:关于第一个问题,这里我再重申一下,划设防空识别区是一个国家主权范围内的事,是否以及何时划设,取决于是否面临空中安全威胁和空中安全威胁的程度,需要综合考虑各方面的因素而定。

关于第二个问题,2016年国防费的支持重点包括:一是大力支持国防和军队改革,确保军队精简整编、作战力量体系优化调整等改革任务按计划实施;二是加大重大安全领域装备建设投入,淘汰更新部分老旧落后装备,逐步推动我军装备的升级换代;三是支持高素质新型军事人才建设;四是改善基层部队战备训练和工作生活条件;五是推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大力支持国防动员和边海防建设。中国政府严格按照国防法、预算法等法律法规要求,将所有涉及到国防建设的支出都纳入了国家预算中反映,并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查,不存在隐性国防费问题。

从刚才介绍的这些支持重点可以看出,军队改革、武器装备建设、人才培养、战备训练、国防动员、边海防建设等各个领域都考虑到了。这样一个安排方案,是综合考虑今年国防和军队建设任务与当前经济财政形势确定的,是能够满足维护国家主权和安全需要的。

记者:本月24日外交部发言人表示,美国已经邀请中国参加“环太平洋-2016”军演,中方也已确认将派军舰参加,请问今年中国军队将参加“环太平洋”军演的哪些科目演练?与2014年相比有何变化?另外,此次中国军队参演兵力较参加“环太平洋-2014”军演时是否会有所增加?还有一个问题,关于新式军官证和文职干部证的,有消息说是类似于身份证、公交卡那样的证件。请问是否属实,关于军官证和文职干部证是否还有更多的消息可以透露?

杨宇军:关于“环太平洋-2016”联合军演的有关情况,我可以告诉大家的一个最新情况是,中方将应邀于4月初赴美国参加最后一次演习计划会,就参演有关问题与美方进一步沟通协商。

关于新式军官证,目前我还没有拿到手,等发给我以后,我可以优先给你看一下。

记者:请问去年中国军队有偿服务的总收入一共是多少?在这些总收入当中,有多少是军队真正拿到手的?有没有其他一些费用是被腐败等因素消耗掉的?有偿收入这方面的改革会对中国军队的财政状况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有专家称中国的军力落后于美国20至30年,请问对这种言论作何评价?

杨宇军:1998年军队和武警部队停止一切经商活动以后,允许医疗、空余房地产租赁等一些单位和行业开展对外有偿服务。军队和武警部队全面停止开展对外有偿服务,是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作出的重大决策,这有利于纯洁部队的风气,保持人民军队的性质和本色,聚焦核心军事能力建设。

关于中国军力发展的问题,坦率地说,近些年来中国军力发展一直是国内外媒体和一些专家学者热议的话题,大家作出了各种各样的评论和推断。这里面有一些属于热捧,也有的属于贬低。作为国防部新闻发言人,确实无法逐一加以回应。但是,不论外界是热捧还是贬损,中国军队都会聚精会神地干好自己的事。

记者:最近有网络流传的照片显示,我国首艘国产航母的主舰体部分已经接近完工,离下水的日子不远了。请予以证实,以及能否透露一下目前国产航母的建造情况具体进行到哪个阶段?第二个问题,有消息称,今年运-20运输机会服役,请予以证实。

杨宇军:关于航母的有关情况,我们在去年12月例行记者会上已经作过介绍。目前,该舰正处于建造过程当中,后续工作要根据建造情况来确定。

关于第二个问题,运-20大型运输机目前正在按计划开展相关试验和试飞工作,至于什么时间交付,将根据试验试飞进展情况确定。

记者:在之前发布会上国防部发言人证实中俄“苏-35”战机合同已经取得阶段性进展,但俄罗斯相关人士对媒体称,这个合同还没有生效,今年无法交付。请问这是否意味着双方合作出现了问题?第二个问题,纽约时报30日报道,美国一艘巡洋舰在南海巡航时遭到中国军舰跟踪监视,纽约时报称这是“危险的寒暄”。请问对此作何评论?

杨宇军:关于第一个问题,有关中俄军技合作的猜测性报道很多,我在这里要说明的是,中俄军技合作保持着健康发展的势头,双方在航空等领域的有关合作项目正在按照计划向前推进。

关于第二个问题,我没有看到你说的这个报道,不太清楚它具体指的是什么情况。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中国海军在相关海域的行动一贯是合法的、专业的。至于劳师远行的美国海军军舰,我只能建议它好自为之。

今天的记者会就开到这儿。请允许我再补充一下,昨天我得到了一个消息。《南方都市报》记者彭美女士今天是最后一次参加国防部例行记者会,就是刚才两次提问的那位女士,可能大家都认识。她是最早参加国防部例行记者会的记者之一,长期关注中国军队建设和国防部信息发布工作。我们对她的努力表示衷心感谢!同时,也对她即将离开国防部例行记者会感到惋惜!

国防部例行记者会制度已经建立5年了,很多中外媒体记者来到我们这个平台参与采访报道,有些记者来了又离开了,我们不可能和每一位记者逐一话别。但是,不论相处时间长短,国防部新闻局的同事们都非常感谢各位记者的关注、支持和厚爱,我们希望能给大家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务,也愿意和每一位记者成为好朋友!

最后,我们衷心祝愿彭美女士今后能够有更大发展。谢谢彭美!谢谢各位记者!谢谢大家!

陕西一医院违规操作致26人染丙肝 官方启动问责|患者|丙肝

最新文章
技术更多...
资讯更多...
运营更多...
图集更多...
下载更多...
商城更多...
推荐内容